御剑总一

白的心脏,白的殿堂,白的森林。

—— 对话写成这样,游戏会不会太中二了【以下节选】

“我跟她们都一样,并没有归属这个区间的打算;只是出于必要,才让脚踏进这里面一次。这一次,我将无视一切尽情地×人。”

“只有当你发现自己犯了不切实际这个错误的时候才会明白,’之前支撑着使你不断忍让的那个信念只是妄想‘这件事;而如果说有过什么往昔的许诺的话,作为整个骗局的一部分,它的意义只在彼时存在。”

“我破坏一切,吞噬一切而又毁灭一切;我抹去空间所无以削除,重置时间所不能磨灭。我叫做生命。”

—— 关于某便槽杀【我作死所以到此为止】

現象之下必有理由,比如,這次的做法是從內側置入。首先你需要知道如何卸裝便器;然後你需要一根繩子【如果你的戰鬥力足夠強】就可以了。前提是:通過前臂可以控制這個人的重心【這個因人而異】。用繩子把上臂在身體上綁緊,把两支前臂系在一起,在上方把绳头固定好后,往下放人;放完之後【為了便於操作最好已經死了,僵化更好】,如果自己不能滑,那就把绳子朝外面晃,这样身体随重心前移,脚就抵在外壁上而膝盖自然弯曲;这时装上便器。如果没死,你还可以透过便器继续欣赏;死了的话收回绳子即可。

如果不是因为被绳子从上面吊着,相信要保持尸体的手部姿势很难,你最好先将它倒吊【上臂绑在身上,前臂自然下垂】到僵化为止;真的有人会这...

—— 旧坑未结,新坑已开

人设已完,目前还停留在剧本整理阶段。话说这作者的剧情把我浑身都虐了个遍,风格堪比虚渊;孩子们简直就是亲生的。


—— 家人是个什么鬼

潜意识的家人就是利益共同体,简单地说:长期共存【不全是】,互相监督【不全是】,肝胆相照【不全是】,荣辱与共【不全是】。所以你所做任何事的成败,都事关他们【主观上的】的荣辱——你说他们能死扛着这风险的压力而不表示奚疑吗?——当然事成就不一样了。所以对这种只求同甘,不想共苦的拜金主义式家庭,我只想说:去你奶奶的。


—— 瓶颈期

找不到可以设置事件的地方,又不想开新的地图;多余即是累赘。

还不想坑一定会做完。

返回顶部
©御剑总一 | Powered by LOFTER